地區新聞: 新區寶塔區經開區安塞區甘泉縣延長縣黃陵縣黃龍縣宜川縣洛川縣吳起縣志丹縣延川縣富縣子長縣

延安新區全面介紹

來源:百度百科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5-11-15    

  延安新區規劃分為三大片區,控制面積78.5平方公里,承載人口40萬以上。在建設時序上,確定先行實施北區一期工程,用地規模10.5平方公里,建設期為4年。工程土方總量3.63億立方米,其中挖方2.0億立方米,填方1.63億立方米。其中新區北區位于延安清涼山南北中軸線北部,背依主脈,東西護山環繞,面向延河,眺望寶塔。新區東區位于寶塔山東南,延河南岸,與北區新城隔川相望。新區西區位于鳳凰山西側,毗鄰老城。以紅色文化為核心,發展文化旅游產業,打造展示圣地延安歷史記憶的新“窗口”。簡介編輯區域劃分

  延安新區按照“依托老城,沿川展開,整流域治理”的原則,確定了新區三大片區,規劃控制面積78.5平方公里,規劃人口40萬左右。在建設時序上,確定先行實施北區一期工程,用地規模10.5平方公里,建設期為4年。工程土方總量3.63億立方米,其中挖方2.0億立方米,填方1.63億立方米。

  2012年4月17日上午,延安新區(北區)一期項目正式開工,該項目是目前國內濕陷性黃土地區“削山、填溝、造地、建城”規模最大的巖土工程之一。北區一期工程位于寶塔區橋溝鎮,建設面積10.5平方公里,估算總投資53億元,項目建設期4年。據悉,延安城區人口急劇擴張,拉大城市框架、尋求新的發展空間已很迫切。延安正在實施“中疏外擴、上山建城”的發展戰略,既有利于緩解城區土地后備資源不足,又有利于保護好老城區革命舊址,促進旅游產業發展,拉動經濟健康持續增長,改善人居環境。新區北區位于延安清涼山南北中軸線北部,背依主脈,東西護山環繞,面向延河,眺望寶塔。北區規劃為市級行政中心,以發展現代商貿、金融服務、教育培訓等功能為主,體現現代生態新城風貌。規劃控制面積38平方公里,承載人口15-20萬人。空間結構為“一心、二軸、五區、六廊”。一心即以市級行政辦公區為核心;二軸即南北景觀軸和東西商業軸;五區即行政區、商務區、三大教育區和東西兩片居住區;六廊即六條生態綠廊。形成綠廊貫通、干道串接、多級支撐的組團生長總體布局。新區東區位于寶塔山東南,延河南岸,與北區新城隔川相望。規劃為區級行政中心,以發展體育、旅游服務、休閑度假和展示黃土地域風貌的高檔住宅群為主,使其成為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現代生態新城。規劃控制面積32.3平方公里,承載人口15-20萬人。規劃結構為“一廊、兩翼、六片區”。

  一廊即沿原有山脈、溝道,在中部形成綠色景觀長廊;兩翼即指綠色景觀長廊兩側的功能區;六片區即區級行政中心區、生活居住區、都市產業區、休閑娛樂區、體育教育區和旅游服務區。新區西區位于鳳凰山西側,毗鄰老城。以紅色文化為核心,發展文化旅游產業,打造展示圣地延安歷史記憶的新“窗口”。規劃控制面積8.2平方公里,承載人口2-3萬人。以恢復圣地重要歷史建筑為主線,挖掘、拓展紅色文化,感受圣地烽火歲月。

  規劃

  延安新區(北區)一期工程開工典禮延安新區規劃分為三大片區,控制面積78.5平方公里,承載人口40萬以上。分為北區,東區和西區。[2] 延安市根據正在實施的“中疏外擴、上山建城”發展戰略,將通過“削山、填溝、造地、建城”,將用10年時間,最終將整理出78.5平方公里的新區建設面積,在城市周邊的溝壑地帶建造一個兩倍于舊城區的新城。延安的“削山造城”工程是現在世界上在濕陷性黃土地區規模最大的巖土工程,在世界建城史上也屬首例。和很多城市化進程依賴于債務融資一樣,延安新城建設的大規劃也許潛藏了不確定的風險。

  地形特點

  延安屬于典型的線形城市。寶塔山、清涼山、鳳凰山高高聳峙,三面合圍的山崖底部,延安城區密集地分布在一個“Y”字形的三條主川道中。站在高處,三條主川道猶如大地的巨大裂隙,自中心點呈射線發散出去。延安市區地形最為寬闊的東川最寬處也不足一公里,長度卻超過了20公里。而地形更為狹長的南川,最寬處只有200米,只有兩三條馬路的寬度。建設出發點編輯人口

  新區建設場景延安36平方公里的城區容納近了50萬人口,人口密度接近北京、上海,達到每平方公里1.47萬人,“局部超過了北京和上海的人口密度”。官方資料顯示,延安的人均建設用地僅為72平方米,遠低于國家標準。一般城市半徑每增加1公里,可增加的建設用地在1萬畝以上;而延安的城市半徑每增加1公里,只能增加建設用地不足700畝。

  文化

  延安市區168處革命舊址周邊環境不斷受到侵占和蠶食,保護革命舊址和歷史文化名城的難度和壓力大,“這一現狀,與革命圣地的地位極不相稱,與發展紅色旅游的要求有很大差距”。拓展城市新的發展空間,逐步完善城市功能成為延安城市發展的當務之急。但是,一“地”難求!延安市第四次黨代會上,延安市決定實施“中疏外擴”、“上山建城”的城市發展新戰略,總占地78.5平方公里的新區建設將在城市周邊的丘陵地帶鋪排。宣稱,“2021年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一個歷史與現代相輝映,城市格局完備、管理先進的新延安,將在全黨和全國人民面前呈現”。延安新區建設無疑稱得上是個“大規劃”、“大手筆”,相當于在山上再造兩個延安老城區的面積。延安“削山建城”工程是目前亞洲乃至世界上在濕陷性黃土地區規模最大的巖土工程,在世界建城史上也屬首例。

  建設消息

  第十七屆西洽會,延安新區簽約4個項目,總投資額115.36億元。達成意向協議項目19個,涉及新區綜合開發、市政基礎、能源等幾大類產業。

  延安新區第十七屆西洽會簽約項目儀式據悉,本屆西洽會延安新區共帶來了城市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市政配套設施、文化旅游、高新技術、金融服務及新能源和工程服務六大類40個項目,其中市級行政中心及附屬工程建設項目與中建集團簽約,簽約資金17.7億元;延安新區(北區)連接道路工程建設項目(核桃樹塔連接路、小溝連接路、楊家嶺連接路、橋溝連接路)與中鐵十八局第五工程集團公司簽約,投資總額6.56億元;混凝土拌合站合作項目與陜西花藝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約,總投資1億元;混凝土預制構件廠合作項目與陜西宏屹工貿有限責任公司簽約;簽約金額0.5億元。本屆西洽會上,延安新區還在第四屆全球秦商大會延安專項活動中舉辦了《延安新區重點項目推介會暨簽約會》專題推介活動。

  展望

  那片地方將來是新的市政中心,底下一大片山溝要被填平。”劉功毅指著對面半山腰一排工程活動房描繪著延安新區未來的面貌。“建新區是一個無奈的選擇。”這位學者出身的延安市新區管理委員會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如是說。延安城區被清涼山、鳳凰山和寶塔山包圍,被延河和南川河分割,地處三山兩河之間,城市的發展空間受到擠壓,只能在山與河的夾縫中尋求出路。延安城順著三條川道延伸開來,整個城市被拉長拉扁,而建筑與山爭地,卻面臨山體滑坡的危險。在三山兩河的夾縫中,延安城如何發展?“中疏外擴,上山建城”這個大膽想法,跳出了以往延安城市發展的框架,削山填溝,在山頂上開辟新城,這就是延安新區的建設思路。1. 城市骨架越拉越長延安新區的建設再一次將人們的目光吸引到清涼山上。這里正在破土動工修建延安新區北區,延安新區建設指揮部也建在這片山頂上。

  延安新區北區鳥瞰效果圖按照規劃,延安新區分為三個區域,一個是占地面積38平方公里的北區,主要是市行政中心、商務中心、商業中心和居住區;一個是32平方公里的南區,主要是區級行政中心,建成紅色文化的體驗區;還有一個3.1平方公里的鳳凰小區,以旅游產業為主。河流穿城而過,三山夾在周圍,延安的道路與城市空間一樣,在川道上沿著河流發展,河道兩邊也就兩條主干道,而且很多道路是單行線。當然,建新城還有更現實的需求,延安市區有10萬人住在山體上,無法供水、供氣、供暖。

  延安市委政研室主任鄧世宏告訴記者,新城建成之后,就要搬遷山體上面的居民,他們還住窯洞,生活條件跟農民差不多,規劃了10萬人下山,主要搬遷到新區。上山建城跳出了延安順狹長川道發展的模式,由于城市發展越來越快,在幾條川道里,城市骨架已經拉得非常長,在市區東邊,城市已經攆到機場邊上。隨之出現的不僅是交通問題,還有供電、供水、供暖、供氣管線鋪設的成本增加問題,延安人口達到50萬,這已經使得人們深深感受到城市發展空間的局限,而根據世界銀行預測,2030年延安市人口將達到70萬,如果不拓展城市發展空間,屆時新增人口的安置問題,將成為延安城市化發展以及城鄉統籌的一大難題。

  2. 削山建城是否可行?延安大規模削山填溝,對自然生態的影響究竟如何?這種改變是否再沒有選擇?面對記者的一再質疑,延安新區一位規劃負責人反駁道:“城市化要不要,延安要不要發展?延安城不能一直狹窄發展到幾百公里區域吧,這樣子交通都解決不了!”

  延安老城區在三山合圍的川道中發展“我們組織了30多位專家經過了7次的研討會,因為這么大的規模削山填溝在國內是首創的,在國際上可能也是沒有的。”劉功毅告訴記者,經過專家們的多次論證,認為這個項目是可行的。在已經動工建設的新區北區,建成后落差與老城區100米左右,無論是地基、供水、排水還是水土保持都將面臨新的考驗。

  對于削山填溝改變地質形態的問題,延安新區也進行論證過,對于地質條件不好的,進行多次夯實,消除不穩定性,而在老機場的實驗表明,實驗沉降只有4公分。劉功毅指著新區北區的模型對記者說,未來建樓考慮到地基的穩定性,都會在原有的山體上進行建設,而通過填溝造出來的區域,主要用作綠化面積,暫不建設。對于填溝造地形成的新城區域何時地質能趨于穩定,專家們說法不一,黃土專家認為一般3~5年就會穩定,而有的專家則認為需要10年。“新市政中心附近原來有個堤壩,如果不處理的話,到時城市建好了可能還會出現傾斜的危險,不怕沉降就怕傾斜,傾斜的話樓就倒了。”劉功毅告訴記者,新區建設對處理地基非常謹慎。北區的新城雖然是上山建城,但是也不是建在山頂上,而是將清涼山半山腰削平一大片,整個城市還是被山包圍,處于類似盆地的位置。不過這也為新區的供水帶來壓力,100米的落差需要泵站將水輸送上來,額外多出一筆電費和配套水泵,供水成本勢必會增加。

  考慮到地基的承受力,新區的建筑高度都會進行控制,一般在五六十米。在新的市行政中心,樓層不會很高,而商務區樓層會高一些,但最高也不會超過100米。劉功毅告訴記者:“這樣有兩個好處,一個是體現現代城市的形態,行政中心是區域性的建筑地標,商務區則是現代化的地標,在老城就可以看到新城;另一個就是站在商務區可以俯瞰老城區、南城區。”將來這里能容納20萬人,而且建筑密度要比老城區小得多,道路也比老城區寬,屆時會有六七條道路將北區與老城區聯系起來。老城區由于建筑密度過高,除了公園以外,基本沒有綠化的空間,而新城的植被覆蓋率要達到40%以上。削山填溝之后,原來自然形成的排水溝道被人為改變,如果地下水無法有效排出去,是否會造成地質塌陷或沉降?為此,延安新區在建設時采取了一種永久性盲溝把地下水排掉,以此來避免由于地下水的沖刷導致的整體沉降。

  延安新區北區中心鳥瞰效果圖不過,這樣的大規模削山填溝,土地的成本沒法控制下來,粗略估算一畝地的成本在160萬元左右。劉功毅一再向記者強調,北區不是純粹的開發,主要是疏解老城的人員,新區建設就是為了解決居住環境、道路交通問題,改善整個延安城的生態環境。延安治水的邏輯:不僅為了發展,更是為了安全在這樣一個缺水而又生態脆弱的地區,到底該如何實現城市化、工業化?1. 供水與防汛兩難沿著延河向上游走,在延安市區西北方向65公里處就是王瑤水庫,這是延安唯一一處水源地,這個水庫承擔著向延安市區供水的重任。位于安塞縣境內延河支流杏子河上的王瑤水庫,每天向延安市區供水5萬立方,解決延安市區50萬人的用水問題。

  不過,上游來水量越來越少,而延安市區人口越來越多,供需之間的平衡逐漸被打破。王瑤水庫管理處副主任南振奮指著水庫的一大片水面告訴記者,“水庫有2.03億庫容,現在有水500多萬方,從這里可以看到淤積臺面,淤積量已經達到1.26億方,占去62%的庫容。王瑤水庫1997年以后主要向延安供水,每年供水1500萬方。”延河流經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水土流失嚴重,水里泥沙含量大,容易造成水庫淤積。而在水庫上游,由于大規模開采石油,人為破壞植被,加劇了水土流失。王瑤水庫建于上世紀70年代,由于當初主要是用作防汛、灌溉和發電,庫底并未設置排沙孔,而后雖經過幾次除險加固和改建,但排沙問題始終未能有效解決,只能通過空庫敞泄進行排沙減淤。在2004年進行改造之后,按照陜西省的有關規定,王瑤水庫必須兩年空庫敞泄運行一次,7、8月份汛期進行洪水拉沙,這樣才能保證臺面不淤積。對于依然承擔著防汛任務的王瑤水庫來說,如果淤積量過大,水庫有效庫容減少,在洪水來時就無法承擔更大的防洪壓力,而且從長期看,也會縮短水庫的使用壽命。延安城區的防洪標注是30年一遇,抵御洪災能力不足。延安市節水辦主任趙西安告訴記者,1977年的大洪水淹沒了延安城,延安北大街當年很多房屋被洪水沖垮,是之后重建起來的。“現在延安供水緊張,水庫已經有4年沒有空庫運行了,不敢空庫敞泄,不然延安市區就沒水吃了。”南振奮表示,好不容易蓄了500萬方水,假如空庫的話,這些水就全都白白放出去了。

  水庫空庫的時間正好是夏季用水高峰期,王瑤水庫放水之后,下游另一個調蓄水庫紅莊水庫所蓄的300多萬方水只夠延安用兩個月。8月份之后如果少來幾場水,到冬季延安吃水就非常困難了。這幾年降雨整體偏少,平時來水量很少,王瑤水庫主要靠7、8月份來的洪水蓄水。2. 供水仍存污染隱患沿著延河往上游走,沿路隨處可見油田的鉆探點、工程隊,甚至都可以看到正在采油的“磕頭機”。在王瑤水庫庫區內,原來也有100多口油井,石油泄露成為威脅延安城市供水的一大隱患。2007年8月末,一場大暴雨導致山體滑坡,導致長慶油田一條輸油管線斷裂,而這條管線正位于王瑤水庫上游。外泄的原油沿著杏子河向下游擴散,造成榆林靖邊縣、延安志丹縣境內部分河道被污染,靖邊縣受污染的河道就有8公里。

  雖然在王瑤水庫15公里以外,原油就已經被攔截,但這次事故也造成王瑤水庫庫尾部分水面受污染,向延安市供水中斷3個月,延安市不得不啟動市區供水應急預案,從紅莊水庫、西川河以及深井取水。其實,自王瑤水庫成為延安市重點水源地之后,早在2002年延安市政府就批準了飲用水源地保護區劃界方案。這一方案劃定一級水源保護區面積40平方公里,二級保護區149平方公里。在一級保護區內,102口油井全部關閉,二級保護區內,要求油井采取更嚴格的防泄漏措施。不過,原油污染仍是王瑤水庫水質的一大威脅。正規的油田已經采取了更加嚴格的保護措施,而且在上游專門駐扎了延安市一個聯合執法的環保監測大隊,但是這些辦法沒法有效防止偷販原油的活動,水庫的原油污染隱患依然存在。為了保證延安市區供水水質,2007年原油事故發生后,王瑤水庫不再直接向市區供水,而是通過一條輸水管道將水供到下游靠近延安市區的紅莊水庫,再由這個調蓄水庫向延安市區供水。一旦王瑤水庫庫區受到污染,就會切斷輸水線路,避免污水直接進入市政供水網。

  同時,紅莊水庫可以在王瑤水庫受到污染的情況下,發揮應急替代作用,可以維持向市區供水,以便王瑤水庫進行清污處理。“今年水位到了歷史最高,現在庫區蓄水390萬方左右。”紅莊水庫管理處副主任康建兵向記者介紹,紅莊水庫主要的運行方式就是調蓄,防止王瑤沒水或者水污染之后,延安市區供水無法保證的問題。不過,雖然紅莊水庫總庫容9000多萬方,但它的上游只有幾條很小的河流,基本無法發揮蓄水作用,只能依靠王瑤水庫的來水,這390萬方水只能夠延安支撐兩三個月。3. 引黃濟延在王瑤水庫單庫向延安市區供水日趨緊張,而且水質易受原油污染的情況下,延安市將目光投向黃河水。延安市節水辦主任趙西安告訴記者,延安的河流年均降水量小,而且蒸發量大,要滿足未來城市發展光靠區域內的水系是不夠的,因此需要從黃河調水。延安市區人口近50萬,根據世界銀行預測,到2030年將達到70萬人,相應的用水量也要增加到13萬方每天。延安市的供水能力已經接近極限,如果不從黃河引水,無法保證城市用水。最初,延安市制定的引水方案是每年從黃河取水1799萬方,這個方案已經獲得黃委會通過。但是,隨著延安“引水興工”戰略的提出,黃河引水不僅要解決延安及北部部分縣城的生活用水,還要滿足延延子(延長、延川、子長)能源化工集群的工業用水。基于這種考慮,后來的取水指標定在9180萬方,除了解決延安市區、延川、子長、延長、清澗等縣區100多萬人的生活用水之外,還為延安經濟技術開發區、永坪煉油廠以及子長、延川、延長等工業園區提供用水保障。新的用水指標分配后,要給延安市區每年提供近3000萬方水,這意味著每天要從黃河向延安引水8萬方。

  由于延安要進行削山造地、上山建城建設延安新區,未來延安市的市區面積大增,這新增的供水量也是為了滿足城市擴張的需求。此外,延安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發展也面臨著水資源的制約,其下屬的姚店工業園、安塞工業園、甘泉工業園都缺水。延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副主任石玉告訴記者,當前經開區的發展還是面臨缺水的困難,雖然沒有大型的耗水產業,但是日均耗水量也很可觀。在姚店工業園區,一方面引進與能源化工相關的配套企業,一方面引進輕工企業,制造旅游紀念品。園區有15家企業,比較耗水的就是延安卷煙廠,根據該廠動力車間副主任郭利民介紹,該車間最耗水,日用水300多方,主要是煙絲制作要用到水蒸氣。在延安經濟技術開發區,由于沒有大型能化企業,用水量相對延安北部的延延子和南部的富洛黃兩大能化產業集群要少得多。

  當然,在水資源制約下,這個經開區也在進行產業結構調整,發展低耗水產業。4. 寄望產業結構調整延安市第四次黨代會提出“文化引領,旅游帶動”的發展戰略,在發展能源化工支柱產業之外著力打造旅游產業,以期帶動第三產業發展。在出臺的《陜甘寧革命老區振興規劃》中,也提倡在陜北發展旅游產業。延安作為革命圣地,紅色旅游資源豐富,但是當地一直沒能做大旅游產業。延安的經濟過于依賴能源,延安市委書記姚引良對此表示,“產業結構單一,油主經濟沉浮”,“服務旅游產業發展的載體功能和宜居水平較低,與全國人民心目中想象的延安還有很大差距。”在能源化工產業一枝獨大的情況下,延安經濟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出路,實現兩條腿走路。除了洛川蘋果、延川紅棗等特色農業之外,低耗水的旅游產業成為延安產業轉型的最佳路徑。不過,除了紅色旅游景點外,延安缺乏其他旅游景點,旅游產品結構過于單一。地處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的延安,是黃河中游水土流失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水土流失面積占總土地面積的78%,到處是千溝萬壑的面貌。近些年來,在退耕還林政策下,延安的山頭重新變綠,景色變美,但是由于土質疏松、植被稀疏,水土流失問題依然嚴峻。此外,由于煤油氣水土保持補償費受到一些企業的抵制,用于水土保持的資金缺口無法彌補。

  在缺水的延安,紅色旅游景點也遭遇了水資源短缺的困擾。革命時期“滾滾延河水”的景象已經不再,而寶塔山下延河和南川河交匯處一汪水域也是靠橡膠壩攔起來的。由于水土流失造成的河流含沙量大,延河水看上去頗為渾濁。相對來說,離市區不遠山青水綠的紅莊水庫成為人們旅游的一大去處,附近還發展起一大片農家樂。然而,對于水庫管理者而言,這并非好事。紅莊水庫管理處副主任康建兵告訴記者,游人的增多威脅著延安城市飲用水源地的安全。當地一些觀察人士表示,延安像寶塔山這樣有山有水的地方很少,缺水使得景觀大打折扣。延安也在通過加快延河水景觀工程建設,美化、綠化延河城市段,打造城市水景觀。此外,延安計劃通過“老城改造”工程,遷移行政事業單位,改造街道景觀,還原城市歷史風貌。屆時,延河邊上一些地方要進行拆遷,重新建起城門樓,恢復延安古城的面貌。

責任編輯:admin
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合作洽談 | 廣告報價 | 服務協議 | 常見問題 | 發展歷程 | 網站聲明

Copyright © 2012-2018 延安網0911news.com 版權所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911-2713577

網站備案號:陜ICP備14004430號-1

互聯網經營電子標識:61260000000158

24小時新聞熱線:15009215355

技術支持:卓天網絡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